河南许昌城改十年乱象启示录:违规征拆至今猖獗

河南许昌城改十年乱象启示录:违规征拆至今猖獗 图片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文 | 中国房地产报 崔军民

  河南许昌已经历10多年城镇化开发热潮,在“大拆大建”的城市发展大背景下,涉及土地征储和房屋拆迁的城中村命运,也一直跌宕起伏。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于11月27日至12月3日在许昌走访了解到,时至今日,许昌当地未批先征、未批先建现象依然普遍存在。

  在土地征储和房屋拆迁过程中不经公示、不签订征收协议,土地补偿款被冒领、土地大量被缩水等问题层出不穷。

  实际上,早在2012年前后,许昌市东城区拆迁领域60余人相继被检察机关批捕、起诉,东城区征地办全军覆没,贪污、受贿的涉案金额动辄数百上千万元。

  而记者了解到的许昌土地征储和城中村拆迁乱象,在当地村民看来,仍然只是许昌市土地市场贪腐的冰山一角。

  记者于12月3日走访许昌市国土局魏都区分局,被告知“我们只负责组卷工作,土地征收工作由区政府负责。我们并不了解情况。”在许昌市魏都区魏北街道办,某张姓负责人告诉记者“许昌市的‘野蛮拆迁’已经是过去式了,但未批先征、未批先建乱象的确普遍存在。”

  城镇化急速发展下的土地乱象

  许昌东城区创建于1997年,位于许昌老城区的东部,规划面积63平方公里,是许昌市行政和文化中心,政府、金融、社会团体等均入驻东城区。持续10多年的拆迁改造,使得这里道路宽阔、绿茵遍地,被誉为许昌市最适合人居的地方。

  然而,许昌近年来急速推进的城镇化,却导致腐败滋生和社会矛盾激化。

  据《检察日报》报道,2011年至2012年,许昌市东城区拆迁领域60余人相继被检察机关批捕、起诉,加上数人潜逃,东城区征地办全军覆没,日常工作全面停顿;动迁中心也只剩下数名工作人员勉强维持。所有的涉案人员,以拆迁之名“团购”了许昌市东城区的拆迁事务,为自身谋取利益,贪污、受贿的涉案金额动辄数百上千万元。

  办案检察官张剑时描述当时的情况时说:“征地办和动迁中心的工作人员各自找了亲戚朋友的身份证,虚报房屋、厂房、设备,自己编造自己批。不存在房屋的空地,随便编造一幢楼数百平方米;不存在的一个厂,围起院墙就算一个,有时甚至连院墙都懒得围。”

  据悉,当年征地办有一套自己的潜规则,那就是“一损俱损,一荣皆荣”。有了能赚钱的机会,大家就会组团上阵,这是征地办里心照不宣的约定。而之前规定的拍照、录像等监督制度,都以“太忙”为理由被取消了。一切监督都无从谈起,因为拆迁过后,所有的一切都变成平地。

  另据时代周报报道,在2013年,东城区“钉子户”李建国家的三楼突然起火,这场火灾导致6名警察受伤,其中4人被烧伤,2人从楼上跌落摔伤。李建国所在的原河湾村于2009年3月开始拆迁,全村354户人家。到4年后的2013年4月,只剩下李建国和孙红伟两户房子没拆。在当年的采访报道中,“拆迁的时候,村民的利益已经被挤压得很厉害了,政府大举扩张造城,要么背负巨额债务,要么继续挤压村民的利益空间,后果非常危险。”一位知情人士曾经这样表示。

  这场大火,或许正是许昌为多年来急躁推进城镇化开发所付出的沉重代价。但当年的“野蛮拆迁”并未成为真正的过去时,多年来未批先征、未批先建乱象所导致的社会矛盾和民生问题,至今遗留。

  违规征拆至今猖獗不止

  “这儿曾经是我们公司所在地,现在却成了一片废墟。上万斤的西瓜种子也被压在废墟下面。”2019年12月2日,河南省春生种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春生种苗”)的负责人尚春生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指着一片废墟感慨万千。

  春生种苗公司曾经的所在位置,是河南许昌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尚集镇东街村。据了解,该公司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作为河南省种苗研究中心,曾主持过河南省“868甘薯品种选育及其综合配套高产技术”攻关课题,并荣获原国家科技部“八五”科技攻关成果优秀项目奖。

  然而,一个靠科技发展的农业育种企业,占地26亩的育种场却在今年4月初被当地政府许昌城乡一体化示范区管委会尚集镇政府强行征收,占地700多平方米的办公用房也被强行推倒,成了一片废墟。整个征地既没公示,被征收对象至今也没有获得任何赔偿。

  在许昌市,春生种苗公司700多平方米办公用房以及26亩育种场未经公示的被征地,并非个案。

  记者还走访了许昌城乡一体化示范区管委会尚集镇大徐村,以及魏都区魏北街道办王庄村、郭楼村等地。所走访村镇的一些村民普遍反映,征地和房屋拆迁时有关拆迁安置补偿的方案都没有经过公示。

  有村民告诉记者,房屋拆迁都是村干部到户协商,具体补偿多少,村民们也都不予公开。后来有村民发现,在房屋拆迁中补偿标准并不一致。“同等面积,有的房屋补偿40万元,有的房屋补偿款就在70万元至80万元不等。”

  当地村民告诉记者,房屋的拆迁和征地拆迁,均是先拆毁后才与村民协商的,所谓的征地拆迁和房屋拆迁的方案,在拆迁和征地的过程中“村民们手头上根本就没有过”。如今,只有个别村民拿到了拆迁方案,而这些方案都是村民历经周折,通过申请行政信息公开或行政诉讼的方式获取的。

  另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即便有所谓的拆迁补偿方案,实际执行时也“阳奉阴违”并未按统一标准执行。

  记者在一份王庄村的拆迁补偿协议中看到,双方约定:房屋补偿款扣除回迁安置房款12万元,剩余款项以现金形式一次性给付。但有村民发现,实际执行中,村干部或村干部的亲戚朋友等,拿到的房屋补偿款并没有扣除12万元回迁安置房款。

  在王庄村,一位村民向记者提供了一份拆迁安置房分配一览表。经村民统计,按照该表显示,安置房分配表中至少有十余户是村外人士,而这些人也堂而皇之的被分到了安置房,而本村一户多分安置房的现象也普遍存在。面对多分房的现象,向记者反映问题的村民表示“那些多分配安置房的都是村干部的亲戚、朋友或村干部本人。”

  有关征地面积的问题也同样疑窦重重。有王庄村村民向记者提供了数份土地明细登记表,其中一份土地登记表记录了该村四组每块地的所在位置,以及由谁家承包、每个承包户签名等内容,最后合计登记土地总数为138亩。但村民反映,四组得到的安置补偿款却是按108亩计算,实际少了30亩。在这些登记表中,王庄村三组的耕地补偿面积缩水最为严重,三组耕地为500余亩,而实际征地补偿少了115亩。

  村民质疑,上千万元的土地补偿款去了哪儿?不仅如此,有村民直指,另有200亩的蔬菜大棚补偿款,以及数百亩的村公共用地、荒地、坑塘用地的数千万元的补偿款均被村委会涉嫌截留。

  村民的相似遭遇:补偿款遭扣留冒领

  在记者所走访的上述大徐村、王庄村、郭楼村中,村民的遭遇颇有共性,“现在村民手头上均没有征地拆迁协议,协议签订后村干部用各种手段从这些村民的手头上收回去了。”并都是采取了“先毁田再协商补偿”的方式实施土地征收。

  魏都区魏北街道办郭楼村的郭国霞,为了要回应得的自家土地补偿款,通过申请行政信息公开、行政诉讼等方式,多年来一直在各个相关部门之间奔波。

  郭国霞告诉记者,她家的三块土地的补偿款均被人冒领了,每块土地补偿款为20万元,共计60万元。郭国霞向记者出示了数份证据,“收到条”“大额借款开支审批表”以及银行“存款凭证”。郭告诉记者,这些证据上的签字均不是自己所签。通过多年奔波,郭国霞至今获得了两块地共40万元的相应补偿,仍有一块地的补偿款没有被追回。

  郭国霞告诉记者,在自家的土地被侵占时,自己为了维护合法权益,曾遭到拘留。之后,自己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在法庭证据交换过程中才发现了三块地的补偿款均被冒领了,也才获得了上述证据。

  土地补偿款被冒领的不只是郭楼村的郭国霞,王庄村胡清秀家1.1亩土地的7.7万元补偿款也被人冒领了,也同样有“收到条”。尽管多年来跑遍了各级部门,相关领导都知道被冒领了,但至今也未能追回这笔补偿款。

  有关征地拆迁以及安置问题,记者所走访的村庄,均有不少维护自己合法权益者,甚至是数十人联名维护自己合法权益。据了解,仅王庄村至少有十余户村民因安置补偿问题而提起行政诉讼。

  至今,只有一部分村民的问题得到了解决,更多的人则多年来持续在各个职能部门之间奔波。

  记者在走访大徐村时还了解到,大徐村村民的房屋早在2013年拆迁时,村民的房屋补偿款都被尚集镇政府以存款的方式存放在了财政所。当时,尚集镇政府向村民们承诺,“以年利率20%的利息给予村民回报”,尚集镇政府通过许昌县公证处(记者注:许昌县几经更名,目前尚集镇隶属城乡一体化示范区管辖)对该承诺作了公证。

  不过,记者注意到,这份由原来的许昌县公证处作出的(2013)许县证民字第236号公证书公证的内容为“该承诺书上许昌县尚集镇人民政府的印章属实”,而并没有对“尚集镇政府向村民们承诺年利率20%的利息回报”的实质内容作出公证。

  村民韩玲花告诉记者,“头两年尚集镇政府还遵守承诺,两年后尚集镇政府就把利息从2分降到1分了,再后来也就不再支付利息了。”

  记者还注意到,大徐村早在2013年房屋拆迁时,尚集镇政府曾制定了《尚集镇人民政府集体土地上住宅房屋征收(拆迁)补偿方案实施细则》,但到了2017年底,该实施细则被维护合法权益的村民对其合法性提出审查申请后,又被相关部门以不合法为由予以撤销了。

  削足适履 腾挪用地指标

  事实上,记者了解到许昌市近年来的建设性用地指标非常紧张。记者获得的数份河南省政府土地管理文件显示,其中,仅许昌市许昌县(现许昌市建安区)2011年度第五批城市建设用地批复484亩(包括耕地350亩);2012年度第三批城市建设用地批复481亩(包括耕地418亩);2013年度第五批城市建设用地批复437亩(包括耕地363亩);2014年度第一批城市建设用地批复416亩(包括耕地310亩)。仅上述批次的城市建设性用地指标共计1818亩(包括耕地1441亩)。

  上述数份省政府土地管理文件显示,许昌的用地指标均是从河南省驻马店泌阳县协议获得的建设性用地指标,并由泌阳县补充耕地。不过,有多个村民就上述开采耕地信息向驻马店泌阳县国土资源局申请信息公开,均回复“在泌阳县开采耕地”信息不存在。

  记者获得的数份官方文件还显示,许昌市2016年度第二批乡镇建设征收土地批复328亩(包括耕地166亩),而这一批耕地指标则由许昌市委托河南省三门峡灵宝市异地补充耕地1000亩,并由许昌市一次性支付灵宝市政府耕地开垦费1亿元。

  土地开发建设监管缺位

  “不仅许昌的征地拆迁很乱,未批先征、未批先占、未批先建现象也很严重。”上述接受采访的知情村民郭国霞如是表示。

  郭国霞告诉记者,许昌电气职业学院的二期项目就是典型一例。该学院二期工程从2012年开始毁田占地大约450余亩,至今没有办理相应手续。记者实地走访看到,该学院二期工程早已建成并已投入使用。12月2日,记者走访了许昌电气职业学院,办公室相关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只办理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土地证”。

  记者了解到,魏都区魏北办事处下辖5个村子,其中郭楼村和王庄村,均是在2011年开始拆迁,村子没有了,两个村子数千亩的耕地也被征收完了。这两个村子的安置房被合并在了魏昌佳苑小区。小区大门西侧7栋高层为王庄村安置房,并已搬迁入住。大门东侧另7栋高层为郭楼村的安置房,虽已建好多年,但至今仍未搬迁入住。郭楼村村民均在外面租房生活。记者联系施工方,被告知“甲方一直没给决算,没法交付。”

  记者实地走访看到,在魏昌佳苑小区周边,是多个正在建设中的项目,主要有占地大约257亩的许昌市中心医院、占地大约61亩的许昌岭云骨伤医院,以及商品房住宅项目鹿鸣湖壹号二期、三期工程。不过,记者通过官方数据获悉,2016年就已开工建设的许昌市中心医院,该地块于2018年7月底才予以公示。而许昌岭云骨伤医院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记者从许昌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官网查询发现,截至今年8月份仍尚在办理中,而据媒体报道,岭云骨伤医院项目早在今年年初就已在许昌东城区举行了开工典礼仪式。

  讽刺的是,与郭楼村和王庄村村民命运行成鲜明对比,许昌许多新建的景观工程颇为“值得一提”。

  其中,许昌中央公园南北长约4.8公里,东西宽约330米至830米,占地面积达3300亩,涉及魏都区、东城区、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被当地宣传称为继纽约中央公园、伦敦海德公园之后的世界第三大城市中央公园。除此之外,还有占地705亩的芙蓉湖,占地284亩的鹿鸣湖,无不气势磅礴。

  今年12月以来,各地政府密集召开会议,传达学习《关于整治“景观亮化工程”过度化等“政绩工程”“面子工程”问题的通知》,要求把整治“景观亮化工程”过度化等“政绩工程”“面子工程”问题纳入主题教育专项整治内容,深化学习教育,抓好自查评估,认真整改规范,加强督促指导,从严从实抓好整治工作。

  通知要求,对违背城镇发展规律、超出资源环境承载力、超出地方财力、背离人民群众意愿的“政绩工程”“面子工程”,一项一项对照检查,对违规建设的行为要严肃处理。

  截至发稿前,许昌当地各级主管部门仍在互相推诿。记者拨打了一轮电话,魏都区政府告知“你联系住建局”,魏都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告知“征地拆迁属于城管局”,魏都区城管局的回应是“征地拆迁是由属地负责的,需要问属地街道办。”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amiaozhen.com/news/282.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