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神”原型陆勇口述:我在印度的经历可以拍一部《印囧》了

  荔枝特报专稿 记者/李照 整理

  “你们保护武汉,我们保护你们。”战“疫”一线,医护人员在前方治病救人牵动无数人心。《我不是药神》主角原型陆勇决定重拾老本行,希望用自己熟悉的方式为医护人员贡献一份力量。

  这部远赴印度买药的电影不仅在国内赚足口碑和眼泪,也让陆勇在印度拥有了一定知名度。大年初四晚,曾经的“药神”再次飞往印度,这一次,他要采购的不是救命药,而是医用防护物资。

“药神”原型陆勇口述:我在印度的经历可以拍一部《印囧》了

  (受访者供图)

  陆勇告诉荔枝新闻,他已经回到云南,还有很多物资仍滞留在印度,目前正在想办法解决运输问题。公路上飙三轮车、被印度警察拉着合影……这段旅途紧张刺激又趣味横生,被他戏称“可以拍一部‘印囧’”。

  以下是陆勇口述:

  1月28日晚,我的好友云南大学柳树老师给我打电话问我,“要不要去印度采购一些口罩?”昊邦医药李总提出愿意支付采购费用,我们三人微信视频后立刻拍板敲定了去印度的计划。

  当天晚上的飞机起飞,当地时间29日14:20到达新德里。我们前一天已经跟一位印度厂商询问了采购事宜,结果没想到他第二天才告诉我们,没有口罩,但有不少护目镜和防护服,在海德拉巴,可以马上发到新德里。

  速度定下,不谈价钱。是的,因为再不订就没了。后来对比了其他价格,这个印度老板还是有良心的,没有趁机涨价。正谈着,又接到信息,某处有N95口罩20万个,价格也算良心,订!

“药神”原型陆勇口述:我在印度的经历可以拍一部《印囧》了

  (受访者供图)

  虽说都是速度定下,但谈完已经晚上7点。来不及吃饭,又紧急赶去某药店见另一个供应商Sharma,好几个印度兄弟在等我们,各种口罩样品摆了一桌子,一副“磨刀霍霍”的样子,不能还价,但我们一看,还是良心价,马上订,但说好要看货付钱。当天已经很晚了,这位老板看我们饿得肚子咕咕叫,还请我们吃了印度餐。

  第二天一大早,柳老师给Sharma打电话,一通寒暄,人挺不错的。结果,万万没想到,他只是一个中间商,自己不能生产,昨晚拿了我们的订单再去找别人。虽说价格合理,但这不靠谱啊。再次深刻认识到“This is India”,总之,这事儿后来就没有下文了。

  回去的路上,我们遇到了印度特色大堵车。我接了两个电话,一是GLS老板那里来口罩了,要马上去订。二是有个中国朋友那有些口罩和护目镜,也是现货,我和柳老师决定分开行动。

  我6点多与这位中国朋友碰上头,并且亲眼见到了现货。来印度两天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货,激动啊。第一次认识了N95口罩,能不激动吗?如果不是疫情,有多少人见过这个东西?

  晚上9点,柳老师来和我汇合。他定了15000只Honeywell N95口罩。我这边定了10000只3M的N95,12000只3M护目镜。来印度两天,一切顺利,收获不错,我们迅速和山东航空敲定了运输事宜。

  印度“小毛驴”拉货,警察看完我的新闻跟我合影

  然而,真正戏剧性的时刻才刚刚开始。我们委托山东航空按行李托运一些口罩,但是否可办尚未落实,毕竟不是一箱两箱,而是40多箱。航班是下午3点,因为情况特殊,我们必须早做准备,早早地到了仓库。

“药神”原型陆勇口述:我在印度的经历可以拍一部《印囧》了

  (受访者供图)

  中午,一位印度人帮我们叫车,1500卢比,去机场。结果我们出门一看,哈?这哪是车啊,是个三轮车!货已上毛驴,满满的。没办法,三轮就三轮吧,只要能去。

  一位印度朋友和三轮司机交代去机场事宜。突然这位印度朋友告诉我们,走不了,因为三轮车不让上机场路,更别说出发层。哈?都快12点了,怎么办?换货车?货车更不可能。那就先拉到货场,再一件件推上去?一打听,货场离出发层好几里。出租车?一辆只能拉2箱,拉多了去机场出发层会被罚,因为这不是行李是货物。

  另一位印度朋友突然说,唯一的办法就是硬闯,成功了,你们就发回去了。失败了你们就回来,不要和警察吵架,出示你们的护照,否则会被抓。你们俩坐我的车去,我就不去了。柳老师一急马上说不行不行,你要一起去。老板说,我去这批货就过不去,因为我是印度人,警察会说,明明知道不能拉货上来,还要拉?带走!你们就装不知道,说不定警察就会通融了。

  有道理!this is India! 我们马上上车出发。小毛驴跟在我们后面开到最大马力,突突直叫,把好多路人眼睛都看直了,尤其是接近机场,它成了路上唯一的毛驴。

“药神”原型陆勇口述:我在印度的经历可以拍一部《印囧》了

  (受访者供图)

  就这样,我和柳老师坐轿车,小毛驴跟在后,画面又搞笑又着急。车过了检查站,我们在旁边等。小毛驴远远的就被警察拦下。我交代柳老师,如果警察不让我走了,你就先跑,找印度朋友帮忙。

  我过去向警察问好,这个警察还蛮客气,见我是中国人,告诉我机场出发层不能发货,让我掉头去货场报关,并且拿出张图来,告诉我怎么走。他不紧不慢,我可等不得,马上打断他说,来不及了,飞机要起飞了。他说不行,从来没见过三轮车上出发层,还带了几十箱货。我说求他们帮帮忙,中国人得了传染病,这是给医生用的。新闻报道很多,这个警察也知道,他有点松动了。他让我出示机票,可我没买票啊。他说你票都没有还带这么多货啊!谁信?

  要知道印度2008年在孟买酒店和火车站发生了恐怖袭击,进所有酒店,哪怕招待所都要安检,这么多箱子上机场,安检都困难。

  我也理解人家,我啥文件都没有,连发货单都没有,我虽然长期做出口手套纺织品生意,但当天确实像个骗子,坐个三轮,一身的灰。

  万般无奈,我把印度媒体和英国媒体关于我案子的报道截图给他看。上面有我的照片,警察看看我,看看照片,一下来兴趣了,至少认真读了三分钟,向我竖起大拇指:good!good!

  他来到三轮车后,解开绳索,拿下一箱,打开一看确实是口罩。挥挥手,让我们走。

  正要上小毛驴,我又被叫下来,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哦,原来他是要和我合影。这一天,真是心脏病都快给吓出来了,后面还因在出发层停车被罚了1000卢比,还好,比国内罚款便宜多了。

  交完钱,我们和山航接上头,连跑带跳把这批货给送上了飞机。北京时间晚上九点,山东航空昆明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已经把货交到云南昊邦和一心堂手上。忘了说,这批货物其实是这两家公司采购捐赠的,拉回去的货全部进了政府储备。

“药神”原型陆勇口述:我在印度的经历可以拍一部《印囧》了

  (受访者供图)

  那天是1月31日,我们仍然在看货,不过就在下午我们接到了消息,印度政府发文禁止防护物资出口。一下子,消息在印度华人圈炸锅了,囤货的人难脱手,捐赠者也无能为力。2月8日,印度又解禁包括医用一次性口罩、医用外科口罩及除NBR手套之外的全类手套的出口,但依然禁止出口除上述物品以外的所有医用防护用品,含个人防护服和N95口罩等,这是后话了。

   多带回去一个口罩就多一点希望

  禁止出口那后面的货怎么办呢?我们只能发微博求在印度的中国旅客人肉带货。但是在印度的中国游客很少,尽管我们开出了“带货游客每人送100只”的诱人条件,还是很难找到人。

  此外,由于防护物资禁止出口,印度口罩的价格很快降下来,我们之前以较高的价格定下来的口罩到货了。有印度朋友劝我们放弃这批货,顶多损失10000卢比定金,但我们还是坚持,既然人家讲信誉,按时送货,我们也不能失信于人,按原价付钱,亏钱事小,失信事大。这批货由我们和昊邦集团一起捐赠给武汉协和医院,旅客带回去,寄给协和就行。可惜的是,这批货没有带回多少。昊邦老总说,捐给旅客个人也行,只要是中国人就行。

  我们在印度的策略就转向了寻找中国游客,后来我们找到了一个广州的旅行团。一会旅行车到了,下来的全是白口罩,一看就是中国人,印度人到目前还没有戴口罩。导游认出了我们,大家纷纷摘下口罩。柳老师向大家做了简要的说明后开始分发口罩。

“药神”原型陆勇口述:我在印度的经历可以拍一部《印囧》了

  (受访者供图)

  当旅客们打开满载的行李箱,我的眼睛湿润了。灾难面前,每一个人都是可爱的。一个老太太把她从广州带到尼泊尔再带到印度的两个水瓶丢掉,只为了多装一盒口罩,他们多带一只口罩就多带回一些希望。四号口的一大片空地被我们占领了,到处都是打开的行李箱,非常的凌乱。看到这样的场面,我又感动又伤心,如果没有疫情,这原本应该是一趟多么美好的旅行。

  还有一群中国人也让我印象深刻,有个中国姑娘嫁到印度,他们几天前过来参加婚礼。和他们说了我们的工作后,他们很热情,马上加微信。车上正好还有2000多个口罩,分给他们,但他们自己也要带一些,所以不能多带,但我们已经很满意了。

  接下来几天,我们继续采购一些物资,想办法运回国内。回国的时间也一再推迟,退了两次票。8号晚上,我们才登上了回国的飞机。转机到加尔各答时,我收到信息,印度将一次性外科口罩移出禁止出口名单,朋友们纷纷发来信息。不过直到今天,真正运回国的一次性外科口罩并不多,我现在还在云南在对接相关工作。

  我并非天生高尚,苦难教会了我做个好人。我想,我白血病都活了18年了,新冠病毒也一定打不倒我们的同胞,一切都会好起来!

点击进入专题: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amiaozhen.com/news/2080.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